以案釋法 | 在戶外開放水域游泳溺水而亡, 誰來為其行為后果買單?

                  日期:2021-11-12 14:47:21 來源:?市水利局 瀏覽量:?
                  分享:
                       

                  朗讀

                  以案釋法 | 在戶外開放水域游泳溺水而亡, 誰來為其行為后果買單?

                  金華普法 9月17日

                  相約三五好友前往河道游泳納涼,

                  不幸溺水而亡,

                  誰來為其行為后果買單?





                  2021年8月6日,金華市婺城區人民法院對梅溪鐵堰水域溺亡案進行了宣判,這個案件的特殊之處在于事發地點位于梅溪攔河閘(俗稱梅溪鐵堰)消力池水利工程中用于減少水流沖擊力的池)。


                  讓我們一起回顧這一案件

                  看看該涉水案件如何判決



                  案情回顧

                  2021年5月14日下午,云南籍馬某與另外五名工友到金華市梅溪鐵堰水域游玩,期間馬某分別于14時35分及14時36分許兩次進入消力池游泳,14時41分許,因上游來水漫過堰壩頂,馬某等人隨即上岸。14時50分許,馬某見水流不大,在堰壩臺階處停留兩分鐘后,又自行跳入消力池游泳,稍后他試圖回游上岸未果,同行的工友分批上前營救,但均未成功。5月16日,其遺體在梅溪鐵堰下游被打撈上岸。

                  2021年6月15日,馬某的父母委托律師向婺城區人民法院提起訴訟,以對梅溪河道內水利設施存在管理職能的蘇孟鄉政府、江南保安公司、市梅溪流域管理中心等三家單位沒有做到監管責任,當水流變大時也沒有盡到主動告知義務為由,要求三被告共同承擔死亡賠償金、喪葬費、精神損害賠償金共計566989.5元。


                  法院經審理認為:事發地為金華市梅溪鐵堰的消力池,屬水利工程設施,并非經營性公共場所,三被告對該場所并無法定的安全保障義務,且已考慮到人員進入該水域可能發生溺水風險,主動在周邊放置了救生圈、設置了多處警示標語、安裝了自動語音警示提醒設施,故三被告已盡到安全保障的警示和告知義務。當事人馬某已年滿16周歲,具有完全民事行為能力,應當知曉到戶外水域游泳必須注意安全,且主觀上過于自信,忽視了水流增大后存在的危險,因此當事人的死亡與三被告不存在因果關系。


                  律師點評


                  本案焦點1


                  梅溪鐵堰消力池是否屬于公共場所?依據《浙江省水利工程安全管理條例》,堰壩屬于水利工程設施,并非正常的游泳場所,依據一般常識,進入戶外開放水域游泳,當事人應當自行風險預判,對此類危險后果的預見性,并不需要管理單位事先的警告、告知,也不需要專業知識就可知曉。


                  本案焦點2


                  馬某的死亡是否與水利工程管理機構存在因果關系?馬某在明知存在風險,依舊下水游泳兩次,在看到水位上漲時,又繼續第三次回到堰壩并主動跳入水中游泳,最終導致自身溺亡,其主觀上符合過于自信的過失、其行為屬于侵權責任法上的自甘風險行為,應自行承擔相應的損害后果,馬某的死亡與工程管理單位不存在直接因果關系。法院認為,當事人馬某的意外溺亡,確實是令人痛心,讓人同情,但是法律應當是嚴謹的,不能讓無責任、無過錯的被告方作為侵權責任人來承擔不必要的經濟賠償。


                  綜合全案證據

                  婺城區人民法院一審判決

                  駁回了馬某家屬的訴訟請求



                  防溺水反思

                  每一個成年人都是自身安危的第一責任人,千萬不能把自己的安危寄托在別人無時無刻地提醒之下,同時水庫、山塘、河道等各類開放水域,也不是公共游泳場所,每一位公民千萬不可被綠水碧波蒙蔽了雙眼,不要因貪圖清涼而失去了判斷!


                  国在线视频永久视频超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