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案釋法 ——陸某興、邱某紅訴鷹潭市余江區水利局等違反安全保障義務賠償案

                  日期:2022-08-19 17:53:23 來源:?市水利局 作者:?局水資源處 瀏覽量:?
                  分享:
                       

                  朗讀


                  基本案情

                  2021年7月8日下午1點左右,原告陸某興、邱某紅之子陸某杰(十一周歲)隨同村的朋友、同學共五人,來到位于潢溪鎮春潢大橋下的白塔河的河床上游泳,五人在游泳時,陸某杰不幸溺水死亡。兩原告認為,被告余江區水利局作為該河段的主管單位,疏于監管、防護,違反了安全保障義務,導致兩原告之子陸某杰溺亡,被告的行為與兩原告之子陸某杰在該河床內溺亡具有一定的因果關系,存在過錯,依法應當對陸某杰溺亡所造成的各項損失承擔賠償責任。

                  裁判結果

                  余江區人民法院經審理認為,事發河道并非向公眾提供服務或以公眾為對象進行商業性經營的場所,河道管理者亦非群眾性活動的組織者,河道管理者對于此類野外河道的管理職責是維護河堤穩固,保證水流順利通過,保障河道行洪的安全以及河道兩側人民群眾在行洪時的生命財產安全,并無相關規定要求開放式河道的管理者在河道邊設置防護欄桿等安全保障措施,河道管理者不屬于安全保障義務人的范圍,不負有安全保障義務。法院最終判決駁回原告陸某興、邱某紅的訴訟請求。宣判后,原、被告均未上訴,判決已經生效。

                  典型意義

                  民法典第一千一百九十八條第一款規定,經營場所、公共場所的經營者、管理者或者群眾性活動的組織者應當負安全保障義務。上述條款特別羅列的“經營場所、公共場所”是指賓館、商場、銀行、車站、機場、體育場館、娛樂場所,法律之所以對這類場所特別設定安全保障義務,是因為這類場所的特殊性,這種特殊性主要表現在安全保障義務人與受保護的人之間的一種極為緊密的關系,如締約磋商關系或合同法律關系等。判斷一個單位是否是“經營場所、公共場所”,應當是與賓館、商場、銀行、車站、機場、體育場館、娛樂場所具有類似性質的“經營場所、公共場所”。野外的河道并非向公眾提供服務或以公眾為對象進行商業性經營的“經營場所、公共場所”,河道管理者不屬于安全保障義務人的范圍,不負有安全保障義務。本案裁判準確適用上述條款,確立了“經營場所、公共場所”的判斷標準。兩原告之子溺亡的確是令人深表同情的事實,但承擔賠償責任需要有明確的事實基礎和法律依據,避免此類悲劇最有效的措施還是家長、學校加強對未成年人的安全教育。

                  來源:江西法院2021年度貫徹實施民法典典型案例(法治水利2022.8.19)

                  国在线视频永久视频超清